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268|回复: 0

你的明天是我抵达不了的远方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4-12 11: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思念足致病入膏肓,而这些年纠纠葛葛的小情绪便俨然成为我无可救药的伤。   

   

文\左穆   

   

我站在被遗忘甚久的海岸把旧往重演一遍。你的眼眸,你的浅笑,关于你的所有,都如昨日般在我记忆的匣盒里晃动。我不是善于怀旧的人,但六年的时过境迁一呼一吸间仍除不掉你的身影。你看,你终是成了我不折不扣的铭刻。   

   

2003年最让我猝不及防的不是闹得人心惶惶的非典,而是你堂而皇之且不卑不羞地出现在我单车后座上。应是于那时,命域便错乱相合,以至在之后很长的时光里我都带着自责和悔恨惶惶度日。   

   

“慕心昂。好久不见啦。还记得我吗?”你眼神里单纯稚气而欣喜的色彩让我顿感迷茫。我努力地搜寻脑中的记忆找出一点我们曾经相识的证据,可一如所料毫无结果,我想我不认识你。   

   

“我想我不认识你,这位同学。”   

   

口中的话借助风力一字一句清晰地传入你耳中的时候,我看到小小的失落在周围静态停留,转而你似在缓解尴尬的局面般说:“哎呀,看来你还真不记得了哦。我是安狸,安狸。”你那么急切地述说着,仿佛要立刻把我们的从前拉来对质。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这名字,因为它在我心中存了九年。本以为过去的人不会再遇见,可现实就是这么地戏剧化,让人对未来永远处于未知状态。   

   

我尴尬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从容而清浅地回应着,说是刚搬来这里上学。看着你纯情的笑,我也释怀许多。只是时隔这么久我给你的伤痛已然抹不灭。   

   

那是1994年,我六岁,还是幼稚到什么都承受不起的年龄,顽皮且执拗。我们都住在北京古老的四合院,都是年纪相仿的孩童,经常一同玩耍。我大你一岁,却没有尽到做哥哥应履行的责任,反而凭着人高马大总是欺负你。你是文静谦让的小孩,一味地容忍我。这也是导致我变本加厉欺负你的主要因素。   

   

午后阳光如约散到每个角落,我和一群小伙伴听说太阳能够燃纸,便自诩聪明地学着前几日临家哥哥的样子拿着破了边的小镜子对准太阳,想让它吸收足够的热量燃起小纸团。你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却也跟来凑热闹。等了很久也没出现想象中纸团燃起的场景,我有些不耐烦。而你此刻端详着那盏小镜想把玩一番。我大声地呵斥你,亦把心中憋闷的火都倾泄到你身上,你委屈地看着我,仿佛一头柔弱受惊的小绵羊。   

   

我蛮横地抢过你手中无辜的镜子,却不知这简单的动作竟致使后来的你差点丧命。   

   

由于我力气过大,镜子破边犹如锋利的匕首般蹭过你的手腕,瞬时鲜血喷涌而出。从没见过如此阵势,年幼的我因为闯下大祸而心生恐惧,便不管不顾大哭的你,独自跑回了家。   

   

之后的事态如何发展我全然不知,只听说你被及时送到医院才得以保全性命。然后在你妈妈数次的谩骂之下我们悄悄搬了家,此后你便成为我永远不愿提及的过往。   

   

而今你兀然出现,我平静的生活或许又要折些涟漪。可是看到那一如多年前纯真的笑,我明白你不是为报复而来。   

   

看着你手臂上那条如毒蝎般的疤痕,迟到九年的对不起我还是没有说出口。你意识到我眼神的停留处,忙用护腕遮住,说那是成长的记号。你的语言那么轻,我的心却犹若千斤石般沉重。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同所学校遇见的机会多之又多,你总是不经意地出现在我身边。于你而言,那场伤害或许仅是儿时的过失,可它却在我心里扎了根,那道坎儿我无法越过。我挽回不了犯下的过错,所以只有像躲瘟神一样对你能避则避。我以为看不到你就会少受些良心的谴责。   

   

生命又同从前那样有了你的欢声笑语,这究竟是幸还是不幸我无从知晓。   

   

那些时日里,你的身影几乎占满我的视线。起初也只不过认为是巧巧合,可是渐渐地发现,除去班级宿舍厕所这几处外,我似乎都在你视线所能观察到的范围之内。   

   

“喂。安狸。为什么在哪里都能碰到你?”我随口问道。离我几米之遥的你猛然定在那里,或许是正在想自己的跟踪怎么那么轻易就被发现。   

   

“慕心昂,我喜欢你,北京白癜风医院哪家最好从初识至今。”你的话语轻柔,认真而坚定。   

   

听到这些话,正欲转身离开的我有些不知所措,却还是定下神,从容且毫无感情地说,我不喜欢你。   

   

诊疗白癜风的医院阳下你的影子似乎柔弱地不堪一击,我给了你第二次伤害,连防备都来不及。安狸,那时的你应该比儿时所承受的伤更觉疼痛吧。   

   

以为你经过这番拒绝会安分地过自己的生活,而在第二天你笑盈盈地跑来教室送我早餐时,我不得不承认你还是童年那个不轻易退缩的安狸。   

   

还是会在图书馆不经意抬头时看到冲我傻笑的你,还是会在打篮球时听到你最好听最响亮的助威声音,还是会发现口袋里莫名奇妙地多出几张你写的字条。我开始习惯时光的缝隙存在着你,却依旧做不到以简单的心绪看你在我生命中转来转去。   

   

非典的到来使得惶北京看白癜风哪家医院最好恐感充斥每所城市的各个角落,我们也是惧怕死亡的逃生者。只是我看得出,在死亡面前,你比怕失去自己更怕失去我。   

   

我不小心成为众多发烧患者中的一例,平时恭维羡慕的人一欢而散,甚至惟恐避之不及。你反倒对我比以往更加亲近,总是轻声细语地和我说话并且熬夜学煮粥给我喝。   

   

那时的我并未领你的情,反而大声粗暴地说些不堪入耳的话:安狸,你TMD能不能别总把我当垂死的病人,我他妈身体倍儿棒不需要你虚情假意的照顾。   

   

你呆呆地愣着,或许是被我突如其来的话吓到,却依然镇定地说:慕心昂。以为这样就能把我赶走么,我没你想象中那么脆弱,想让我离开除非我死了。   

   

你脸上得意的笑迫使我的心剧烈得撕疼,这辈子注定要欠你太多。   

   

爱情不是一个人的长相厮守,明知不可能却故意而为之,你何苦呢。那些有你相陪的时日里,我也曾看到你娇弱而坚定的可爱样子心动过,我也曾想过抛开从前单纯地在一起。但请你原谅,童年的结已落在我的心深处刻成一道愈合不了的疤。   

   

给不起你爱情,亦不想让你伤痕累累,我决定以其他方式放你自由。   

   

我总是在很多个夜晚落枕难眠,希望你放弃我也放自己好过。冥思苦想许久,在这个还稚嫩清纯的年纪,或许只有我给自己一场爱情才能让你安然退出。   

   

我的爱不是情感,只是为了敷衍你离去的道具。所以女朋友走马观花般换了一批又一批,没有谁能长久地陪伴身旁,你却依然固执如初。   

   

高二就在时间的慌乱中马不停蹄地赶来,你还是义无反顾地追随于我,哪怕周遭都动荡不安。我依然是蛮横霸道无礼的旧模样,却也在成熟的荒野中变得更为帅气。暗恋我的女生不计其数,你像忠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16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蜀ICP备11017397号-1

QQ|申请友链|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四川省渠县濛山论坛 ( 蜀ICP备11017397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